晚筱深雪

超級腐女一枚,冷cp也很愛,最愛二次元!!!

《我與我的白狐大人》02

#晴博
#可能有點OOC
#雷者小心
#第一人稱(博雅視角)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夢,總是讓人分不清現實。

“你答應過會平安的回來的!”模糊的人影咆嘯著哭喊著,他一隻手緊緊握住另一個人影的左手,另一隻手緊緊把他圈在自己懷裡,

“希望……咳咳咳……下輩子再……”另一個模糊又帶點鮮紅色的影子說話時,嘴裡盡然吐出了鮮紅的鮮血,話還沒講完就悄然的閉上眼睛,

另一個人影就一直抱一直抱,他不在乎他身上的人已經先走了,他不願相信,也不敢相信……

  我看著這一切,什麼話都說不出來,沒辦法、我改變不了什麼,雖然這麼想心裡的那份感覺卻如此不解。
“晴明、你去哪了?這個感覺到底,好難受”我捂著胸口,沈入了黑暗的深淵裡。

“博雅,我在這裡”一道白光突然出現,照亮了我的身邊,光芒散發著溫暖的溫度。

“這聲音是、晴明!!!”我伸出手想要抓住白光,可在我伸出手的那刻,白光消失了。

“晴明——!!!”
我睜開眼睛大喊著,可能是太大聲了,躺在自己身上的動物被嚇到跳了起來。

“哇阿、對不起阿 御狐”我摸著御狐的頭,安撫著。
“好溫暖阿……總覺得……”如果賣了這皮毛說不定會有好價錢呢~

 我盯著御狐的皮毛,彷彿察覺到我在想什麼似的,盡然徑直的走到外面的走廊上,【我再怎麼缺錢也不會真賣的。。】我無奈的想

 “晴明……”你到底在哪?大家都很擔心你!
 “博雅,找到晴明了嗎?”“博雅大人,晴明大人回來了嗎?”聽到我的尖叫聲跑過來的一人一狗 ,雖然那隻狗自稱是狐狸

  “抱歉,是我做惡夢了,晴明他。。。還沒回來”為了不讓神樂和狗擔心我在最後回了一個微笑,再看了一下時間剛好早上四點了,因為被驚醒沒有了睡意,

    想去洗一下澡,【御狐好像也還沒洗澡,帶他一起洗吧!】當我這樣想著時,神樂發話了“既然晴明還沒回來的話,我請認識的人幫忙找一下看看”“小白也會到處問問看的,希望不會和黑晴明有關……”小白說出了大家心中的不安,房間的氣氛讓人變得不好受,沒有人開始說話,就這樣半個時辰過去了,

  打破了這層靜默的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發出細微聲響的御狐,

     感覺領悟到了什麼,我站起身說“我相信他會回來的,我先帶御狐去洗澡了,御狐!”當我叫他時,他已經走回房間,趴在晴明還沒看的信件上,聽到了我的聲音才跑到我面前,完全不知待會要幹嘛的感覺,

    我抱起他往浴室走去,燒著熱水時,關上門,褪去了衣物,【剛好】我把手放進了水裡試了一下,“嗚嗚……”御狐突然發出了一絲抗議,“嗯,臉有點紅,摸起來有點燙,該不會是害羞吧!”我嘲笑著御狐都是男生有什麼好害羞的,

    御狐試著把臉朝向別的地方,“等我一下”我把木頭做的盆子裝了點熱水,先往我身上沖了一邊,在洗身體時,御狐是怎麼都沒有往我這邊看過一眼,反正也不怎麼在意啦!

    “好了!”以為自己不用洗的御狐,等著我開門讓他出去,沒想到我卻把他抱住,盤腿坐下後,把他放在我腿上,拿起木桶準備幫他沖涼時,御狐的尾巴卻一直動來動去,不小心掃到不該碰的地方

   “嗯。。。御狐別鬧”小小抱怨了一下,遮掩了因被觸碰所害羞的情緒,
   【聲音從那裡出現的!!】御狐歪斜這頭,又動了動尾巴,“嗯……嗯……”這小傢伙還真調皮,但我到底為何會發出那麼奇怪的聲音?!

   【到底怎麼了?有惡鬼?!】御狐呆萌的看著我邊想,

   【幸好我沒有對著狐狸發情,難道我欲求不滿?!】被自己的想法嚇到的我,搖了搖頭想把這次事件忘了,卻沒想到他家的小狐狸這一輩子都會記得清清楚楚……

      兩人的距離又往前踏進了一步,就像蝴蝶會慢慢找到屬於他的甜甜的花蜜。

  

   

《我與我的白狐大人》01

#晴博
#可能有點OOC
#雷者小心
#第一人稱(博雅視角)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“博雅”“博雅大人”神樂和那隻叫小白的狗,輕輕的呼喚著因為聽說晴明消失,而一動不動的我,
     我感覺什麼都聽不到,腦海裡嗡嗡作響,我又沒有保護好,我覺得重要的人……

    今天早上,我遇到了一隻白狐,我暫時是他的主人,於是現在我就開始和我家白狐坐在走廊上,我認真的看著白狐,思考著他到底該叫小白還是小狐的時後,

  聽到有人正快速的走到這裡,我聞聲要轉頭時,她氣喘吁吁的說“博雅,晴明不見了!”
   
     這句話如同刺一般,刺進我心裡,我不知道這種痛是什麼,和失去妹妹時不一樣的痛,我抱起我的白狐,橫衝直撞的往晴明的寢室跑過去,

  當我放下白狐,打開門時發現裡面的被子早以整齊的鋪好了,我伸出手試探著被子裡的溫度,
    已經變得冰冷的被子,告訴我,晴明消失了很久,我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,我只知道現在要先問問看其他人的說法,

  “神樂妳什麼時候發現晴明消失的?”我輕撫著白狐的尾巴,眼睛看著神樂問道,

    “晴明在卯時,會起來修練法術,我也會一起在旁邊練習,但今天晴明並沒有到修煉的地方來,我過來一看就……”神樂並沒有說完,但我們都知道她接下來要說的,接下來就是那隻吵鬧不休的狗了,

 “喂!小狗,你有沒有聞到晴明的味道之類的。”
我把白狐放到那隻狗旁邊,開始打聽道,“小白是狐狸,不是狗!”小白再一次的暴怒了,我知道小白應該也不知道,
   
    “好了!我會負責找出晴明的,別擔心,有誰看到八百比丘尼了嗎?”我疑惑的問著在打量我家白狐的一人一狐,“沒有!”兩人異口同聲的對我說,看來這件事十分詭異了……

    我把所有人都帶到庭院裡,和他們說這隻白狐的事情,“我決定你的名字了!”我把他舉到我前面,他用那藍色的眼眸看著我,

      “御狐!我不知道為什麼,我感覺你和晴明很像很像……”晴明啊~晴明,你到底去那了,我把御狐放到腿上,開始想這種心情到底算什麼,

   【大概是少了一個對手的可惜吧!過幾天就會好了】我下意識的把他歸類成可惜的情感,卻不知道我以後會為了他遇到危險……

   “博雅大人,御狐他可以開口說話嗎?”小白到我旁邊問道,“我到是不知道啦!等他想說的時候就會說了吧!”我撫摸著御狐的頭,輕聲的看著他說,

   御狐把頭埋在我的大腿上,使我們都沒看到他那藍色眼眸所包涵的心情。

   傍晚,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,变成一个金灿灿的光盘。

 “神樂去休息吧!我會在晴明房間繼續等待的”我搖醒快要在庭院裡睡著的神樂,“但是……”神樂彷彿想繼續等下去似的,我打斷了她

   “沒有但是,如果晴明回來,發現妳生病了,他會怪我的,對吧!御狐”我低頭問了一下御狐,他正優雅的整理毛髮,看到我看過去,微微點了下頭,便繼續手邊的事,“好吧!博雅也找點休息呦!”已經妥協的神樂,拖著疲累的身體往寢室邁進,
    小白早已入睡了,我把御狐放在旁邊,要抱起小白往他的小窩走去,剛要起身,御狐就按住我的右手,彷彿不甘被放下似的,無奈的我,只好也把御狐抱起,緩慢移動到小窩,蹲下放下小白心想【這傢伙也很在乎晴明啊】
 
   御狐看了一眼小白,就轉頭跑到我肩膀上趴著,“御狐,走吧!我們去睡覺”我邊說邊走,
 
   走到晴明的寢室時,我正在想要睡那,御狐已經跳下肩,往床鋪移動,【反正就那麼一次,就借我躺吧!】我原本只是想躺著等晴明回來,但不知不覺我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……

  御狐看著博雅睡著後,悄然起身,看著博雅俊俏的臉龐,微長的睫毛,“唉!我要怎麼告訴你們呢,但這個不能到處說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嗎?…”這是御狐第一次開口,他的聲音和晴明一模一樣……

    可惜博雅已入睡,沒有聽到,夜還長著。
  
 

《我與我的白狐大人》序

#晴博
#可能有點OOC
#雷者小心
#第一人稱(博雅視角)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,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,带着清新降临人间。
   當清晨降臨時,我拉開被單,往浴室走去,褪去了白色的上衣和紅色的褲子,仔細的洗著身,心裡想著【可不能讓神樂說我臭啊!】

一時半刻後,我穿上衣服,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走回客廳時,彷彿看到一絲白白的身影,【該不會是法力高深的怪物吧!】我一邊走一邊猜測,

  當我走到庭園時,我看到了有著藍色眼睛的白狐,牠那帶著絲絲不安和害怕的眼神,使我想起妹妹不見時的那種緊張和不安的情緒,

      我下意識的蹲下,伸出右手說“你好,我是源博雅!你願意讓我暫時當你的主人嗎?”白狐輕微的點著頭,表示答應,櫻花就像背景似的,悄然飄落在我和那隻白色狐狸的四周,

     成為了一份美好的回憶,一份對我們來說誰也踏不進去的回憶。